湿地保护 > 观点评论 > 综合评论 > 正文

赋林新生 | 实施森林景观恢复(FLR)的必要性

媒体:WWF世界自然基金会  作者:张晓红 王宏
专业号:中国沿海湿地保护网络
2022/10/6 10:08:46

2022年7月初,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2022年世界森林状况》。报告显示,全球现有森林面积40.6亿公顷(占地球陆地面积的31%),且该面积正在缩小。据统计,2015-2020年间,全球每年有1000万公顷的森林遭到破坏(其中940万公顷为原始林)。

由此,FAO提出了基于森林景观恢复(FLR,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的三项提议,即:一、发动社会、社区及土地所有者、使用者、管理者,遏制毁林、保护森林;二、以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恢复退化林地,扩大混农林业;三、可持续利用森林,构建绿色价值链。

那么,森林景观恢复的内涵、功用和现实必要性又是什么呢?

/01/

背景和起源

FLR三项提议的提出,与一百多年来人类培育森林获取的教训有关(D,Lamb,2014)。一方面,生态学的发展证明,要达成可持续获取森林物质和生态服务的目标,需要系统性、大规模、精准设计以及人为干预地实施。另外,传统森林经营方式在面临森林退化和地区贫困的双重问题时,往往是选择牺牲其中一方而着重解决另一方的问题,因此问题难以得到真正解决。例如,为改变某一地区森林退化的现状,将恢复重点放在提高森林生态效益上,但这样却不能为依赖森林维持生计的居民带来明显的收益(至少在短期内),结果可能会导致周围的居民为获利而破坏最新恢复的森林,甚至砍伐天然林变为农业用地,再次造成森林退化,形成恶性循环。

为了能以更广泛的环境、社会、经济需求来实现森林质量及数量的同步提高,并能在恢复森林生态系统完整性的同时为当地居民带来切实利益,1996年,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共同发起了“生命之林(Forest for Life)”项目,提出森林景观恢复倡议(FLR Initiative)。1998年,IUCN对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的森林恢复活动进行了总结,随之开展了与这四个国家政府的对话,拓宽了有关恢复活动合理性的思想和观念。1999年,WWF和IUCN建立了森林更新计划;2001年,WWF、IUCN及其他一些非政府组织正式提出了森林景观恢复的概念

/02/

内涵和特点

“森林景观恢复(FLR)”最早的定义是指“在被砍伐或退化的森林景观中恢复生态系统完整性和提高人类福祉的长期过程”(Segovia,2001)。

与传统“就林论林”的森林恢复(分造林和再造林两个类型)模式相比,FLR体现了“跳出林业看林业”的整体观、系统观和以人为本的方法论(图1)。

图 1  景观森林恢复的综合治理镶嵌体

(A.Sacco 等,2020)

与传统森林培育相比,FLR强调四个方面:

一、动态过程。森林景观恢复建立在公众参与的基础上,需要利益相关方积极参与景观恢复的决策过程,采取适应性经营的方法,通过制定监测计划、建立清晰连贯的评价和学习框架,及时对社会经济环境变化做出响应。

二、生态完整性。生态完整性是维持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质量,提高生态系统适应变化的能力。在森林景观恢复中应用生态系统完整性的概念,一般理解为将森林的结构和功能恢复到更自然的状态。森林景观恢复强调如何最好地恢复森林功能(产品、服务等),而不仅仅是种树。

三、人类福祉。在景观尺度上,恢复生态完整性和提高人类福祉应同时实现“双赢”。一方面可通过恢复森林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来提升生态系统服务,从而提高人类福祉。另一方面,可通过直接提升居民福祉,降低居民生计对森林资源的压力,从而恢复森林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

四、大规模尺度。景观是一个由不同土地单元镶嵌组成,且有明显视觉特征的地理实体,处于生态系统之上,大地理区域之下。森林景观恢复强调在景观框架下做出立地尺度的决策规划,以实现更加多样化的景观目标。项目实践中,FLR在森林经营单位、社区(图2)或更高尺度水平上进行。

图片

图 2  以社区为经营单位的森林景观恢复项目

(海南陵水县大敢村)© 张晓红

/03/

框架和应用

一、以景观生态为导向,构建大范围内的森林生态体系

景观生态学是研究在一个相当大的区域面积内,由许多不同生态系统所组成的整体(即景观)的空间结构、相互作用、协调功能及动态变化的一门生态学新分支。David L(2014)和 Lindenmayer(2006)认为,景观规模预示特定树种可迁移的规模及其对环境的适应能力的范围,以连片种植面积计算,宜在10000公顷以上,足以影响流域内的水文过程或维持顶级捕食者种群繁殖。

二、以生态恢复为目标,复原或重建退化的森林生态系统

作为研究生态系统退化原因、退化生态恢复重建技术与方法,以及生态学过程与机理的科学,恢复生态学主要涉及对生态系统退化与恢复的生态学过程(如退化成因、过程、特点等)和生态恢复与重建的工程技术。

三、明确利益相关者需求,协调多方支持实现行动目标

明确利益相关方需求是开展FLR的第一步。包括确定利益相关方的“受益”与“受损”,提高其对景观退化程度的认识并分析原因,让利益相关方了解进行森林恢复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促使并协调多方参与其中。

四、加强公众参与,发挥个人和群团组织的作用

森林景观恢复不仅需要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还需要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支持。社会层面应加大对森林保护和恢复工作的宣传力度,关注基层受益人、目标受众的诉求,使他们自觉主动地参与到森林保护中来。

图片

图 3  开会征询社区居民建议是FLR社区参与的常用方式 © 张晓红

五、适应性经营,将设计原则转化为符合当地实际的业务模式

适应性经营是指围绕系统经营的不确定性开展规划、经营、监测、评价四项互相联系的工作,实现系统健康及可持续资源管理。通过持续的监测和学习,适应当地自然、社会、经济、制度等要素和环境的变化。

/04/

结论和讨论

以FLR扭转全球营造林颓势:

(1)从本质上看,FLR是一种管理构成景观的“人”、“自然资源”和“土地利用”之间相互作用的方法。与惯常使用的基于林分、林木的育林模式(SBS)相比,FLR扩大了营造林的设计和实施的尺度,强调了“人类的发展是可持续发展的核心”,更有利于提升森林生态系统完整性,在新冠疫情、气候变化、政治经济形势等不确定因素增加的情况下,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2)FLR吸取了100多年来人类育林的有益经验。D.Lamb(2014)总结的有益经验包括:发动企业、社会、小规模林主积极参与造林,防止森林碎片化;控制外来树种,避免单一树种导致景观简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大力加强森林生态系统宏观规划,协调森林恢复活动的经济、社会和环境效益;因人、因地、因林施策等。

主要参考文献

[1] ITTO, IUCN (2005). Restoring forest landscapes: an introduction to the art and science of 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 ITTO Policy Development Series No 23. ITTO, Yokohama, Japan.

[2] IUCN (2019). 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 Pathways to Achieving the SDGs.

[3] Imbach, A. and Vidal, A. (2019). How Inter-Institutional Networks Transform Landscapes: Lessons from Latin America on Advancing 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 Gland, Switzerland: IUCN.

[4] IUCN (2019). Forest Landscape Restoration Pathways to Achieving the SDGs.

[5] Lamb D, Gilmour D. Rehabilitation and restoration of degraded forests. IUCN (2003), Gland, Switzerland and Cambridge, UK and WWF, Gland, Switzerland.

[6] Lamb D (2014). Large-Scale Forest Restoration. Routledge and Earthscan 等.

 


红树林banner

 

阅读 666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